电影、书画、文学,这位三栖艺术家再“越界”,玩了一把书法与雕塑的激情“摇滚”

电影、书画、文学,这位三栖艺术家再“越界”,玩了一把书法与雕塑的激情“摇滚”
艺术家中,有些人不安分守己、故步自封,他们不断“越界”,艺术生命力永不干涸。集电影、书画、文学于一身三栖艺术家夏振亚,便是其间的一位。在今日开幕的“笔墨雕龙——夏振亚水墨·雕塑艺术展”上,夏振亚携手“唯初雕塑”艺术团队,带着他的全新创造——“雕塑书法”系列著作再一次“越界”!展览中,他将东方经典的我国书法语汇与今世雕塑语境互为激扬,绎出一场书法与雕塑的热情“摇滚”。  夏振亚最为人所熟知的一个身份是国家一级导演。他曾在上海科教电影制片厂作业多年,被国务院颁发“有突出贡献电影艺术家”的称谓。科教电影原本是个小片种,可是,“不安分”的夏振亚却让小片种闹出了大动态,破纪录地捉拿了包含“金鸡奖”“华表奖”“文化部优异影片奖”等在内的20多项中外电影大奖。他将艺术嫁接到谨慎的科教片中,在“纯客观”中参加个人的片面感触,让科学和艺术在荧幕上不只密切地牵手,并且热烈地拥抱和结合……他从前编导拍照过一部蜚声海内外的大型文献纪录片《画苑掇英》,共分《山水篇》《人物篇》《花鸟篇》三集,生动地体现了刘海粟、谢稚柳、陆俨少、关良、朱屺瞻、王个簃、唐云、应野平、程十发、刘旦宅、吴青霞、方增先以及陈佩秋等海派艺术我们的面貌。夏振亚与陆俨少夏振亚与王个簃 | 夏振亚与朱屺瞻夏振亚在“导”陈佩秋的一场戏  拍片过程中,最精彩的莫过于夏振亚“征服”刘海粟的故事……后来,刘海粟每次与夏振亚碰头,总是玩笑说“我这个狂人总算碰上你这个狂人了”。过后证明,《画苑掇英》中,最精彩的便是刘海粟这部分。两个艺术“狂人”相遇,不只激发了互相的构思,更催生出可贵的艺术效果。也正是在拍照《画苑掇英》期间,让从小喜爱书画的夏振亚,误打误撞进入了书画圈。当年,林曦明的“撺掇”,陆俨少、唐云、应野平、吴青霞、方增先等诸我们在一旁的“起哄”“敲边”, 逼出了夏振亚的处女作,把夏振亚“逼”上我国水墨画创造的“梁山”。而在上世纪90年代初,书坛“小兵”夏振亚还战胜了书画界群雄,锋芒毕露,为电影专业报纸——《我国电影报》题写了报头。  虽然书画同源,但夏振亚的书法和绘画仍是呈现出两种不同的面貌。夏振亚的书法雄壮大气,刚健洒脱,汪洋恣肆,更多地展现出他性情中洒脱、勇敢、阳刚的一面。他说,书法便是心灵的狂欢与舞蹈,挥毫便是自我状况的“自我回归”。而在夏振亚的绘画中,却充满着诗意、浪漫、柔情。他拿手的“夏氏鱼”,是他对自然界生灵的无限爱怜;而他典型的《芦苇图》,如梦似幻,是抒情诗,也是小夜曲。  在写书法的时分,夏振亚特别喜爱那些和云有关的诗句,云的豪情、云的诗意、云的超然洒脱,总是情不自禁奔涌到他的胸中,奔腾到他的笔端。这一次,他独具构思地把书法变成了雕塑。被他书写过无数次的“云”字,在变成雕塑后,似乎化身为一个个舞蹈着的精灵,抒发着有如云朵般的万种风情和万丈豪情。  而他笔下灵动的“夏氏鱼”,也跃上了雕塑。与纸上的“夏氏鱼”有所不同,除了淋漓尽致、栩栩如生,更带来了巨大的视觉冲击力。它似乎蓄满了悉数力气,只为了那一刻跃出水面。(李婷)